墨水·咖啡·殿

 找回密码
 進來坐坐吧
搜索
查看: 1101|回复: 17

《世界从不告诉我始终》【05/05‘猝不及防’更(第五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6 21:55: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懿宁 于 2019-5-5 23:46 编辑 # J3 i: G0 v6 P8 z0 k/ s( \5 m7 b

1 ^% Q) \& q, P# g( A
“地球公转完一圈以后,细数走过的那三百六十五天,有什么开始了,又有什么结束了……
很多事情,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结束,世界从来不会透露。”

) F( A% @' R" ^% C+ d' `7 d3 V
————————————————————
我来开坑了~这个是一个以爱情为主线,贯穿一个高中生生活的故事。更新时间不定,会努力填坑的。
最后,祝:看文愉快。
# v$ q3 \% t* d+ s
*下图属PS而成,原图来自网络~
) ~" Y0 i: x$ L7 n. |- w8 B

: h" l$ g  a1 _·目录·5 h. [: l- x8 }
第一章! J) g9 ^! `, W1 r5 T% u* N5 {; }
第二章$ L6 e7 W! F# @6 L. @' {
第三章
: ]# i" C7 @& c0 f, f% P, E+ h6 M  N3 j
第四章
8 H# i( H( f9 j' E, F第五章
2 m* R& J3 G/ W3 D2 u. F& ]1 u, O0 @- o& \4 h( ?0 m
5 [7 \$ t! J: @$ P3 i( o

) l/ ~/ Q4 @8 g+ \/ B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進來坐坐吧

x
 楼主| 发表于 2018-12-6 21:59: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懿宁 于 2018-12-8 23:24 编辑 ; ?) ]: Q  K( r/ D
. Y2 s- g; s6 O; R8 X. Z  X
—01—

( H" e* c3 J& Y+ i7 a
   三月,玉德中学的各个角落开始出现一些不知名的蝴蝶。
- e8 k  }3 e+ o- i& u' K
这个时候是中旬。它们的出现让整个校园和多数学生的心境一样:考完试,世界顿时变得绚丽缤纷了。至少,在老师还没派卷子之前是这样的。
8 V& U) G: ^$ s# V; {
放学铃声在十分钟前刚响,这个时候的校园陷入了短暂的宁静。

# T! J4 A9 ?1 m! Q2 S$ z
不过,似乎有人正赶时间。通往学长室的走廊里响起了很急促的脚步声,在这安静的环境中特别容易被察觉。如果你仔细听,还能听见微微的喘息声。

4 o* g+ h1 ~" D1 e+ b8 k3 `; m
碟萦回头看了一眼离自己有点远的女孩,撩刘海的同时道:“温瞳,快点!”
$ v1 p5 p$ F6 N/ v3 A' e
“知道。”温瞳低头看了一眼腕上的黑色手表。一时二十九分。

. Q" A! {& [3 G
还有一分钟。
. B, a7 ?1 I+ Q8 H) d; U  U
于是,温瞳顾不上马尾是否会松落,开始小跑,顺便在心里咆哮:早知道会这样就不吃爪哇面了,又烫又辣!现在赶不上集训了吧?

9 k6 I+ z$ p0 J2 w! C
   片刻之后,两个穿着白长袖配蓝裙的女孩一前一后,相续停在学长室门前。两人匆匆理了理歪了的深蓝色配白色的斜条纹领带,又整理了一番有些凌乱的头发,靠门的温瞳便转了门把,推开门。高度差不多的两人步入里边,步伐一改急促,从容而淡定。

8 a2 a: S& D4 p
  “祁温瞳,洛碟萦,踩着点到啊。吃饭那么慢?”许主任眯着眼打量她们。
% s, ]& J! f1 k5 y7 F/ D
   许主任是学长团的总顾问老师,也是学校的纪律老师。她的鼻梁上总是架着一副黑色眼镜,而镜框后面一双锐利的眼睛,让她在学生的创意之下得名:黑猫。

- y. f" l; H8 ?/ o! F) n
   温瞳和碟萦走到许主任前,鞠了个躬:“对不起,下次我们会提早到的。”

% R4 H; q8 v0 o4 b: r1 k
  “嗯,下不为例。”

! d9 E6 H; t9 C2 \$ [! c
  “是。”两人转身,加入列队之中。

- O! t# s0 P) v5 f' e- a( k
  许主任看向墙上的时钟,说:“好了,一点半了。我们开始进入正题。今天急召你们,是想训你们几句话。身为一个学长,你们都必须公平、公正,这是我向来和你们强调的事。”
% z1 M- k8 q* A* [  f! W& a
温瞳皱眉。许主任让她通知全体学长放学后要集训时语气那么差,不会就只是要讲道理吧?

  V- @& u3 u5 }
      “但是!”许主任的眼睛扫过众人。

. G' x1 \1 D: c9 ?) ]8 C7 v
      温瞳抬眼,心想:这个,才是重点。

/ w( D, @, s1 b/ e' G7 Q
      “为什么会有学长把没收的东西悄悄地还给学生!”

  }4 C5 x/ L% l" h
      温瞳心里一惊。不会吧,没收的物品通常经过第二次的审核以后就会被锁入柜子里,不可能有人拿得到的。除非……有人滥用权力开锁。

  i& n- C& t- n7 ?
      能打开柜子的钥匙只有四把。男女纪律主任各一把,一把由财政保管,剩下的一把则是在许主任那里。温瞳斜眼去看身边的碟萦,她也是一脸惊讶。

1 Z( U3 M) C1 ~3 `# A2 w* n8 p! v9 r
      那么就只剩下一个人了。
9 _4 l  q, D8 x7 C8 s: `4 {# C
温瞳看向站在她前面的男同学。同时,主任道:“陈祥宏!”
  c# z' P$ r7 V" X3 e  O6 ]' `
宾果。
+ K- h+ M" b( O" p% G
“集训后留下来,我有话要跟你说。”许主任看着他,冷冷地道。话毕,她又伸出食指指向在场的每一位学长:“你们可是学校学生的典范,身为学长绝对不能把私事和工事混为一谈。再有下次被我发现,就不只是留堂那么简单了。知道吗?”
& N& x4 |5 k; v& s2 n* S. ]3 ~
“知道!”几乎是同时的,所有人应声。

3 b2 k8 T. X: y. ?( ]" a2 f
“好,今天就到这里。家长都在等着吧?散会。”

- i, F! ?7 M* U3 i! n
“谢——谢——主——任——” 温瞳一直很喜欢许主任的简单利落。话一说完,立马放人。她微微扬起嘴角,跟着大队一齐往门外走去。

  |* ]! ]$ q$ F' k4 p. m( ~  }
路过图书馆的时候,温瞳的脚步一顿。“碟萦,你爸妈今天几点来接你啊?”

+ R! L. D+ a( v8 J
碟萦对上她的视线,歪头问:“怎么了?就平常时间,三点啊。”
# J* ]7 H0 c( Q2 g
碟萦的父母开了一家餐馆。因为学长很多时候必须像今天那样留下来参加集训,所以他们索性三点打烊,再来学校接女儿。

7 R5 M7 S2 G% d5 G
“我妈今天有事处理,我四点才能回家。”

4 u: U5 Y" m& q' X
“嗯,然后呢?”碟萦不解。

& X0 @1 N" n( H! |" p
温瞳指了指图书馆的门,示意道:“今天和你一起读书吧,我今天复习高级数学。”腿刚迈出一步时,她又补上一句:“下次考试我再不考好,就真的完了。”
" O4 t9 a8 p  @: {8 ]  D3 W0 `8 ~
她身后的碟萦默了默,微微地叹了口气。
7 Y6 q- M( Z0 u& m
作为一名中五生,面对压力是无可避免的事。如果再被灌上中五玉壹班的学生这个名号,面对的压力只有更多,没有更少。精英班里没有精英,只有努力奋斗的同学,当然也有一小部分的怪咖。而她和她的好友祁温瞳,属于前者。从初一一直到现在,碟萦看着温瞳,也伴着她一起努力了五年。温瞳式的压力,她明白。
  E  c3 D5 b" H) S/ e  J( P
只是,她和温瞳终究是不同的。至于不同在哪里,碟萦也答不上来。她的潜意识里,就是觉得肯定有哪里不一样。

7 B( I) _: p; m/ w! ?9 l7 ]! s( E  P
两人选了几本参考书后在角落处的长桌落脚。静谧的空间让两人很快地投入知识的海洋之中。

$ k+ `. p3 n  J1 c0 R
约莫半小时之后,图书馆的半透明玻璃门被人用很大的力气推开,弄出了不少的动静。图书馆里的同学纷纷望向那位急急忙忙跑进来的男同学。
7 S( J) W8 Q7 T- J8 S0 @2 J# i# `
男同学无视那些同学向他投来的视线,目光扫了一圈后锁定在角落处长桌的两位女同学身上。然后,急急忙忙地往她们所在的方向前进。
5 @5 J& z; n; _6 E: H( e9 {
温瞳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时轻轻皱眉。图书管理员看见学生在图书馆里跑也不阻止一下吗?

* \; I# K1 O2 z% k, A! |/ ?
下一刻,她察觉有人坐在她对面的位子上。

' ^; e; r. J) I. t% X7 e4 b1 t7 Y+ ]3 m
她抬头,惊愕地看着一位不认识的男同学抽走了其中一本被她放在桌上的参考书。正打算开口时,对方的声音传进她耳里。

$ d$ L  _# z% C" {+ M
“同学,不好意思,借我一本书。”
发表于 2018-12-6 23:3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懿宁 发表于 2018-12-6 21:59, x/ M) H4 T+ a  K
—01—
) z( l4 ^/ h& E. K9 ?! {# A6 l   三月,玉德中学的各个角落开始出现一些不知名的蝴蝶。
! v+ R7 `! \. I2 S7 ?. N; s这个时候是中旬。它们的出现让整个校园 ...
- _) ?  c! E( L- |- Z; J
來支持了!6 u% }, m3 j7 i5 X" c
第一章感覺不錯哦
 楼主| 发表于 2018-12-7 12:42:35 | 显示全部楼层
六月 发表于 2018-12-6 23:388 A6 _2 s; U, M* d
來支持了!) F) {5 U0 m$ v
第一章感覺不錯哦
7 C- R4 G  ], m4 D2 V. B
谢谢六月姐来捧场!!
 楼主| 发表于 2018-12-8 23:24: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懿宁 于 2018-12-8 23:25 编辑 * b% @, Q9 L* O- h/ Z

) r, g- I2 A/ ~+ B( M$ F9 n" Q) b2 e. @—02—
0 D6 e8 o" \: n( `
) J) f: N+ `+ ?! Y* r
   “……”借书?

* V" n# ?( e5 o3 G- K5 T4 q% S) j
   温瞳看着这位莫名其妙的同学,心里泛起了无数个问号。难不成是调戏?还是……他在和朋友玩真心话大冒险?

8 K: W2 m, M5 N- C% L, J7 W6 y. a  o
温瞳试着解开心中的疑问,但好像越猜测疑问越多。
; h. d/ l, l& W" B
不管了,静观其变吧。
. x" Q2 D' G8 {+ U' r% _
虽这样想着,温瞳还是不放心地瞄了他一眼。不对,这位男同学的头发超长不说,发型还是侧削的,属于流行发型。
& v, M( s& d$ V3 m, x' ]
这位同学,犯了两项校规啊。看来得记上他的名字交给纪律老师。温瞳暗暗地想。于是,她的视线往下滑,停在了他的名标上。

/ B( E4 {# A, q' v
可没等温瞳读到第三个字,他便用手捏紧名标,道:“何兼正,别看了。”他的脸上,似乎还挂着一副不自在的表情。
. j/ S, X  O9 r+ P
温瞳一愣,尴尬地别过头,正好看见碟萦皱眉的样子。

+ c+ y4 n/ f5 {9 x$ q4 Z- K
“你……”碟萦指着兼正刚开口,却被巨大的开门声打断。

5 e9 ?8 m% m- O, e  q4 D' S
站在门外的,是训导主任。

8 a, i+ D/ w' W4 b. U4 h
这个点,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才对。作为学校的上午班训导主任,这个时候的他多数是在监督被留堂的同学。
% S3 g" G0 g- e# j  Z% A
温瞳和碟萦对视了一眼,连着一连串的事件,两人很快就猜到了一个大概。

; B8 t( O: h3 z, f7 x
温瞳悄悄地往对面看过去,发现兼正正用参考书挡住他的脸。那个姿势……像极了上课用课本来掩饰自己正在睡觉的同学。
! X! }7 S* R1 o6 q2 M
训导主任扫视了一圈以后,向温瞳招手。

- n: {" _# n  _1 [" F; }
好像是在叫她……过去?
***
$ T6 p- B+ s! V* M+ l, v1 K
   “温瞳,这样真的好吗?”碟萦抱着一叠厚重的课本,问道。
  T/ H  O, E3 o; Z; V& ]
   她不明白,为什么温瞳不把那位逃留堂课的同学交出去。为什么,要帮他?
1 s* ~, o; q7 }1 O
   “与其让他回去和李主任面对面互相干瞪眼上所谓的留堂课,不如让他在图书馆呆着读那本高级数学参考书。”
: |1 V9 F% l7 q" R6 b
   “可是……”
- I+ g. i6 l* k  n
   “好啦,没事的。快上车吧,你妈等着你呢。”温瞳知道她在想什么。这种做法一旦被发现,她们好学生的形象就会被破坏,而同班同学会鄙视她们。
3 }6 g6 A6 Y& x: B! x" i
   似乎,好学生要考虑的事情有很多。太多条条框框把他们勒紧,有太多太多的不可以。

7 E+ v$ d3 _0 i3 Q' I
   温瞳很多时候都在想:什么时候才可以做自己?

9 k0 I) \1 y4 d* F/ x: J
   她不知道。

# ~; K; V/ H% F* b
   从来没有人告诉她想做就做吧这种话。她的生活一直以来似乎都和教科书上所标记的一切对的事物绑紧。从小她就知道,她只能不断进步,没有退路。谁让她是老师的孩子呢?

5 Z3 S% E$ X5 j5 Z2 [" q
   温瞳苦笑,随后转身进入图书馆。

6 ^& M8 Y+ v) ~4 ^5 w2 q( c2 o
   角落的位置其实并不明显,可是温瞳一眼就看见正低头看书的兼正。可能是他个子比较高大的关系吧。

3 n2 R) F! T" x+ _9 u
差生也会有专心看书的时候吗?她心里有小小的惊讶。
; w5 G/ K4 D& r" {( E4 l
    温瞳走过去,靠近了才发现兼正在阅读的不是什么高级数学的参考书,而是一本旅游手册。
  r  d% Z7 s9 O$ R+ |( [# p' z" `' _
   “既然拿了就看完这课吧,要不然你的旅游梦不会实现的。”温瞳打开那本被他搁置在一边的参考书,翻到第一课递给他。
" Q/ P& Z: o3 n
   刚才训导主任问她有没有看见一个男生进来图书馆的时候,她试探着问了几句话。
; D0 M- i- M9 v7 `  Z- X5 K6 A
   趁纪律主任上厕所的空隙逃留堂课……这位同学还真的不怕被处分。
8 n+ h! J/ s, [6 i
于是温瞳也不知道自己出自什么心态把他强制性地留在图书馆。她只知道把他送回去或许会减轻他的处分,但是送他回去不过是浪费时间罢了。所谓的留堂,其实是和纪律主任喝咖啡,聊聊天,倒不如把他留下来让他学习。

) Z' _0 i0 }1 M9 P' E
兼正接过参考书,看也没看它一眼就关上了。

! K3 M+ E- G; H9 t2 t9 s
他认真地看着温瞳,说:“学长,你让我看这个?我连中四的课都不会,怎么会看得懂中五的课?”
+ f% j; ?! u+ B0 |  |0 `, b
温瞳觉得很震惊,同时也很尴尬。
/ I/ F3 d4 R! b9 q. N
后来,温瞳找了一本图文并茂的中四参考书递给他。而兼正,只读了一课就不想读了,继续看他的旅游手册……
2 a+ r8 s3 S; G  F% q) N
温瞳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去管别人。下次绝对不会再做这种干涉别人的事了。
& V$ }" }8 E) w  D; Z7 M: ?$ }
7 @$ h3 _( |6 _( G( I* x! H6 b! x
——————————我是分割线——————————
  E" H6 ~: W( R8 D. Z$ @
*注:第一章改了点小bug……
其实,碟萦没有说完的那句话是:你需要那么自恋吗?脸红个什么劲!XD(溜走
& f% L6 n4 l- C" c2 i# y; q# A4 i5 }8 _
发表于 2018-12-14 12:41:17 | 显示全部楼层
懿宁 发表于 2018-12-8 23:240 f, A( r$ U/ a4 x, Q, ?9 A
—02—
: o5 p1 `* s; h* n$ Q1 ]8 q) q% ]. ^, f" z
   “……”借书?

* A# u1 f4 [" P# R4 q好想继续看下去....感觉会很好看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4 23: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晨曦倾城 发表于 2018-12-14 12:41& M0 r$ o1 S3 c  j/ M1 K/ |
好想继续看下去....感觉会很好看
1 V6 A! Q+ v8 Y3 Z" L4 e/ S
感谢阅读~
; ]" y/ ~; B, M1 ^  q努力码字中……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9 23:36:17 | 显示全部楼层
-03-1 k8 A6 k+ k  s0 l
& l. ?. M8 ?  \7 l/ J& q

: N% |6 b* _! M& J0 F/ u
这是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没有失眠的人早已沉沉睡去,失眠的人窝在被窝里数着绵羊;百灵鸟们在梦里或是忧愁,或是无忧,夜猫子们在家里或是上网,或是品书,又或者正疯狂地赶着未完的工作……缺了一小部分的凸月挂在漆黑的夜空,没有一个人能真正的欣赏它的美,更没有人会读懂它的孤独。

) z/ [: g* l3 k: U# y# g; p
就是这样的一个夜,穿着灰色睡衣的温瞳平躺在床上,听着窗外蝉鸣声声,挂钟的秒针滴答地走着……

6 _' U  I% b+ l1 k: ]" g
这个夜晚也太漫长了吧。
      
已经凌晨一点了,她还是睡不着。脑袋里净想着一堆有的没的。

- B3 |( o, A( L: G6 U
温瞳烦躁地翻了个身,视线触及窗边的玻璃壁橱。这个壁橱主要是用来摆放温瞳从小到大的战利品,高度比她还要高很多。此刻,因为靠窗的缘故,里边摆放的奖杯都被染上了一层金黄色的月光,让它们看起来异常耀眼。
- k$ {7 d1 I" Y
温瞳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奖杯的时候,它也是如此闪亮。
! k3 u( C7 O4 E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在温瞳还是一个五岁的小娃娃时,第一次参加幼儿园组织的填色比赛就获得了第二名。温瞳还记得那时的喜悦,就像得到一包糖果那样开心。
, k) U4 i, T8 `1 Y' e
回到家,妈妈蹲下身子告诉她:“小瞳,要好好努力,以后才能有更多的奖杯哦。这次呢,是第二名,将来小瞳拿第一名好不好呀?”那时的她对于名次还没有那么强的概念,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应道:“好的,妈妈。”

# g  v2 I9 U6 x* y, s/ @
那天晚上爸爸来电的时候,她听见妈妈用高兴的语气对电话那头说道:“我们家女儿长大啦!今天在填色比赛中拿到了第二名!厉害吧?”
- m# a+ k+ l9 w& S. a5 T7 F3 [+ o1 y
许多年以后,温瞳回忆起这段事情,总会觉得有点苦涩。好像时间每隔一段时候就会定期为这段甜蜜的回忆加上一勺的苦瓜汁,让它慢慢变质。她攒了很多奖杯,却没有当初那么快乐了。

. q# r6 }! d: T! F( \- h9 u
温瞳忍不住想:如果,心中没有那么多负担的话,会不会不一样?
! Z" Q% {3 E: o  G9 E5 g
哎,很烦啊……

  W3 e" }; t! |+ o
为什么要想那么烦恼的事?不想了不想了。温瞳摇头,闭上眼继续培养睡眠。
/ m3 ]/ [5 B6 q, w! c
不过想起来,心中没有那么多负担……何兼正算不算一个例子?

7 S' A/ G4 t' x) [, P/ d
不怕被处分的人,会快乐吗?

1 M( E0 O+ F3 \
她想起今天下午妈妈在车上唠叨差生的那一幕。

5 e: ?/ }$ ^3 U7 O" o
“不要在家自习就算了,功课也懒得做。功课不做就算了,课也不听。课也不听就算了,还给我逃学。重点是,他们成绩不是单数就是一字头、二字头!”
' c; z  t, ?' k  W! t; C  U1 N9 z
也许现在会快乐吧,那将来呢?没有学历,也没有经验,怎么上大学,怎么和别人相处?

4 {. }! S6 i. @: Y# c% Z5 q* x
可是,还没到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吧,谁让生活从来都没给我们播放个预告片呢?

$ g+ V6 @! c# K6 Y7 \( U
温瞳扯了扯嘴角,在心里告诉自己:祁温瞳,再想下去明天看你怎么上课。
" c. l4 |# C  }* u6 Y- u
片刻之后,她的思想在现实世界终止,却在梦里继续。

# O2 i/ n0 e- N7 w
注定了某些人某些事,一旦和他有了点牵扯就无法脱身。无论是现实,还是梦。无论是奖杯,还是……他。
3 Y  q: b. ?6 I( B: ?" F3 W5 F+ A2 Q
. z2 z; u. D3 z: w1 @
发表于 2018-12-31 10:4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来支持了,我觉得这不是纯粹的爱情故事,而包涵了中学生的求学+成长迷惘,我喜欢这样的故事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1 17:56:44 | 显示全部楼层
Moo Moo 发表于 2018-12-31 10:49( x* l3 S5 r" A$ H1 J* O- m
来支持了,我觉得这不是纯粹的爱情故事,而包涵了中学生的求学+成长迷惘,我喜欢这样的故事

# ^; F" S/ q5 W- S* \' Z0 A- i谢谢牛版主过来看文~: |5 I) q- x9 H: Z
对的,这段爱情不简单(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進來坐坐吧

本版积分规则

赞一赞,身体赞赞哒~ 记得来这里支持和关注我们唷~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用戶指南|www.moshuikafei.com  

GMT+8, 2019-6-26 14:28 , Processed in 0.06682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