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咖啡·殿

 找回密码
 進來坐坐吧
搜索
查看: 2718|回复: 104

彼岸花 【完结+番外剧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8 23: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黎子阙 于 2019-1-19 15:55 编辑 8 Y# X, @9 U" A9 N% A4 N/ ]- R6 ]
《彼岸花》

- z& I- U. p9 R, I. I; x
简介:
彼岸花开,三生石前,你我许下的诺言。千年回转,前世种种,最后只能命丧黄泉。
本不该相遇的两人每回轮回都会相遇,相爱却无法白头偕老。一切只因为那一段该死的宿命。等了三世,相遇了三世,最终只能在黄泉路上给彼此作伴。
花开之际是他们相遇、相爱的时候,花谢花落,人意赴黄泉。女主每一世都会有不同的名字,而她总会与一名名为子郎的人相遇、相爱。每次步入婚宴之际,终会有事情阻扰他们两个。这是一个咒怨般的爱情故事。最后,他们是否能冲破这一切呢?

6 W4 F: j- \4 y" }
前言:
% q5 K: E! J! M' {, r
大家也许会好奇为什么明明简介写着爱情故事却把故事放在恐怖悬疑版块,这是因为这是一篇鬼话连篇的爱情故事。爱情就如鬼话可以迷惑心智,希望大家会喜欢这一篇灵异爱情故事。这也就是《曼陀罗》的下一篇,《彼岸花》。(备注:这篇是前年参加比赛的一篇旧文,有读者说过这篇文蛮恐怖的,可作者不这么认为,也许我该在这里预先提醒各位小心慎入,别被吓着了。)

1 d2 ?/ j- t/ j6 Y
目录:
0.楔子
26.第十一话:花谢了(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進來坐坐吧

x
 楼主| 发表于 2018-1-8 23: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黎子阙 于 2018-1-9 13:46 编辑
1 Z( j' k$ M% m( g
楔子
! J; U& z% S0 A! T. K7 E

1 G/ ]" c# O* W& c7 }/ H0 ~彼岸花开,三生石前,你我曾许下的诺言。9 o' B6 ^& J# G. Z& K
: s3 T% [8 K7 l' x
千年来,痴痴等待,为的是什么……0 {& H/ D' N8 r" e6 s9 \1 L

9 n2 M  {1 b9 j' K& Z' n% S; k你我之间的承诺。: H! w" I+ N, e; m

) m; C+ p7 X5 h8 {6 u! a约定了……
- v' q( i  i6 ~5 `2 A: P; V. I/ _6 o. g0 d
不会喝下孟婆汤。+ k- h" [& F; \0 r# F' k

: ^- ~% t( S, S6 ]不愿喝下,无法踏上奈何桥。
8 Y: `* \6 {/ ]* U% i& l" F4 i1 U8 a8 ^2 t+ q9 p
苦等,痴恋。4 o7 o' c/ B9 T/ O& Y( P0 m
+ m7 }' E+ L7 N: \0 b8 o- M
守了千年,手上始终紧握着一朵白花。把花儿细心呵护着,不敢太用力,生怕它因此碎了一地,糟蹋了心系于他的赠送者。6 H! ^! M& S5 s1 [& A7 f# _

# ?7 H' I) m8 x, ~! c7 v渐渐地,花儿与掌心融合成一块,变成了印记。6 T# R' z- m% }( Y
4 D. H4 n1 F  c( O& ^0 O
你在三生石前问过我,“那是什么花。”
; X9 l7 U* v) \: n2 N+ u3 S* M3 U8 s! Z! M) d' |$ J5 L# |9 W2 }
“你我既然是孤苦无依的两个寂寞魂,本该黄泉路上,给彼此作伴。可我不甘心,对红尘往事依然眷恋不忘,所以无法踏上奈何桥,投胎转世。”
% [% s* {3 K" ^7 x  u) Y# L" }( t
( {0 q# @0 `4 G; Q5 @淡淡的花香似有若无地空中慢慢散开。
3 S& n7 V1 B- K5 a1 K6 K% O
: y  }- }! d4 p2 m身披白袍,墨黑柔顺的长发垂着腰间,男子对着女子回眸一笑,无声开口:“别了,千年后,咱们以印记相会。”
- t) {! }" B2 O( k
$ ~) Z8 ~+ k( `4 H8 j* s泪落彼岸上,身影早已远去。花儿随风飘起,像在为男送行。4 t4 _6 x$ {5 q  y" Z6 V
1 Z! E" X( h: Q( D3 E
“对不起,千年后,我们还是不要再相会。”
 楼主| 发表于 2018-1-8 23: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黎子阙 于 2018-1-13 18:18 编辑
+ y3 a1 E+ ?3 H+ T, w+ r( Q1 h6 b
第一话:花开了(上)
0 a3 Q( _& ~0 U; ^- l$ m6 a* c
粉嫩的花正处于含苞待放的时段,柔软优美的身躯随风飘舞。
0 R0 q# d2 g  \! w+ e! Z; O
繁花似锦的花海里,一节乌黑的小物体从里头探了出来,微风拂过,乌黑的小物体在花海里一浮一沉,若隐若现。花儿被清风吹弯了腰,淹没在里头的黑色物体。其实在花海里藏匿着的正是人的发髻。发髻上插着既可乱真的雅致珠花。藏匿在里头的人正以为万无一失,不会轻易被察觉到。
/ M* J$ s3 t/ {+ y
“还找不到你!”修长的青葱长指拨开了花海,白色的衣袍轻轻拂过,压弯了一些花。他伸手一把揪起藏匿在里头的小人儿。被拉起的正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她显得有些不稳,跌入对方的怀抱里。

) o& G( m4 i  |) Z
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猛然闪过一丝惊讶,似乎在告诉他:“你是怎么找到的?”
3 o9 i& e9 ]; A5 x& K! y
霎那,她扁嘴了。自个把头埋在对方的胳膊间,单手捶打这对方的胸膛,似乎在无声抗议,宣泄着不满这么快被抓包。

. q9 P. Y) ?& M. `" a7 T9 {3 {+ N
年轻男子一把抱起女孩,露出淡淡一笑。男子很年轻,刚过加冠礼。他轻轻地捧着对方小巧的脸蛋,亲昵地把高挺的鼻子贴在小姑娘的鼻尖上磨蹭起来。
. f. u9 Z5 |1 r2 d% q2 l8 s, n
瞬间,姑娘的脸立马红得像颗熟透的桃子。垂下长长乌黑的睫毛,娇羞地不敢多望对方一眼,让人生性怜悯,疼惜不已。

7 B2 V- j- B. J
男子把手放到姑娘的发髻上,轻声开口道:“不就是因为这个。”

$ m( i* k! W' C
姑娘含羞答答地笑了,头垂得更低一些,差一点就能把自己的头贴到自己的胸膛上。她小声嘀咕道:“你老是欺负人家。”
8 u& }' C' C$ L% Q3 e# h
“哪有?”男子抱着怀中的小人儿,抚摸着那一头乌黑的青丝。柔顺的青丝长至臀部,挽起的发髻上别上了淡雅的珠花。两缕青丝从耳际垂下,衬托出如丝娇艳的小脸。她有一双厚薄均匀,不点而朱的红唇。
+ }$ o; d  p: T" s
姑娘长得美若天仙,再过不久,便及笄了。那时候,他们便可成亲。

; T1 e4 S4 I% Y( K2 ]
“怎么又跑来这里?”男声温柔如玉传入姑娘的耳里,像耳语般轻述着。

$ z- \0 A6 P& x/ H
怀中的姑娘不发一语,只管把头往对方里的怀钻,似乎恨不得把自己钻入对方的身子里。

+ C5 Z4 ^0 A1 l# a) o/ h
“好了,好了,在钻下去,我这里可就被你给钻出洞来了。”男子笑着,“…… 你看那里。”
9 m! K, F  T* w0 C: `
顺着男子手指的方向瞧去,姑娘看见几朵正要含苞待放的花蕾正一点一点地绽放着。粉红色的花朵如同姑娘娇羞的脸蛋,娇艳漂亮。
+ _$ w0 B/ D1 i
依偎在男子怀中的姑娘对着花海,含情脉脉地抬起头来,“再过不久,它们便开了。”
8 k7 m, S- e* z' v  ?/ u
“对啊,到那时候,我们便成亲吧。薇儿,你说好吗?”男子抓住姑娘的双手小心谨慎地询问道。此刻,他变得不大自信,深怕听见对方在嘴里吐出一个不字,一切将会倏地化为泡影。

% ?1 X! I4 `7 \. _
男子很倚重姑娘的想法,即使他俩早已是双方爹娘指腹为婚的娃娃亲,他还是有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他无法强加自己想法于他人身上的那类人。
+ b+ L8 @+ U, u; x- a
两朵红晕爬上了姑娘的脸,长长的睫毛遮掩了她羞涩地神色,双手抓住自己的袖子不断揉捏,只差没把袖子揉出个窟窿来,方可罢休。薇儿轻启双唇道:“人家早已经是你的了。”
9 t9 m- a# A4 c+ x* c2 x
语毕,她的脸更红了。害羞的她尽管把头埋在男子的胸膛上,不敢睁眼瞧对方。

" x9 o6 U  u; Z" ?5 A
男子做弄似的用手把薇儿的下颚支起来,玩味的口吻道:“你……方才说什么?”在她的耳边吹了一口气才接下去说, “再说一遍,我可没听见……”

1 _; K2 u6 F, E' I$ T+ R) ]
“不要!”

) g' a6 ^3 d' }0 x/ V2 D. K$ C# x7 R
抚摸着薇儿垂至腰间的乌黑长发,亲昵地在她耳边戏虐道: “薇儿,那么你该唤我我……”
, W' D9 N7 Z) p* f: _& ~0 c
薇儿微微昂首,水灵灵的大眼反映着他那张俊俏的脸蛋。她清楚地知道对方想要听见她唤他相公的答案,可她偏不依,紧紧抿着嘴巴猛摇头。

) P3 K  o; s0 K# r: _0 b7 x
她一把推开了男子,跑进了花海里。

, u9 [2 k' [* G7 q  W" Y: y
男子急了,连忙追去。他万万没料到薇儿竟让会来个三十六计,逃为上策。他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2 ]' i; d' G) n
“怎么啦,不愿意?”男子跑进花海里找寻藏匿在下花海下的姑娘。
" Z8 T  f7 ~/ K9 c1 I  i. a
“别逼薇儿。”姑娘几经辛苦才从牙缝中挤出刚才那几个字。声音细得如蚊子,风一吹即散。所幸,起风那瞬间,她已经把话给说完了。

* V3 |' \% f$ {+ [2 o
微风轻抚,远处盛开的花被风卷起,随即被风卷上了青天。

, @/ Z, @' l/ W* y5 J
男子从袖口中掏出一致细长的簪子。簪子做工精细,是采用上好的白玉雕制而成,上头以宝蓝点翠,末端还系上了淡蓝色的流苏,通体圆润,不失为一把好簪子。
: M7 {! j' n# D: u3 e- X
“喜欢吗?”男子拿着簪子问道。簪子可是大有来头,他可请了全城的金手指师傅为他攥模的,仅仅他一人所有。

* |9 Z) r3 z& k: P3 c9 E* _& J1 v' |
薇儿颔首,朱唇往上一扬,露出浅笑,“喜欢。”
9 ~4 H9 w( Y5 ]: W- o8 \% Z
他把簪子轻轻插在薇儿的发髻上。
- O: _4 V2 h% S/ A
两人相拥。
+ n1 e8 p2 U3 }0 n1 F
“子郎,薇儿今生今世都只做你的娘子。”

( N& m4 y- \0 j! n' u6 [
拨开薇儿被风撩乱的发丝,捧着对方的小脸,温柔说道:“我将会让你成为全天下最美最幸福的新娘。”
0 d4 d3 Z2 A0 r
薇儿莞尔一笑。
《未完待续……》

6 l9 K1 o! ^% ?9 [0 X
- Y) R: T8 _0 U  {8 b

每逢星期一更新,应该吧。


1 p4 @/ N: k+ @& ^6 d
发表于 2018-1-9 13:39:22 | 显示全部楼层
黎子阙 发表于 2018-1-8 23:17
9 y2 p2 H+ {* Q楔子
# ?- P+ B1 f( Y. k' \  E6 U) z+ C4 ], I/ S2 G
彼岸花开,三生石前,你我曾许下的诺言。
* f7 t. e) o- B* U( R
还是不要在【再】相会
发表于 2018-1-9 13:45:01 | 显示全部楼层
给批次(彼此)做伴?
发表于 2018-1-9 13:47:3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惊喜啊是曼陀罗续集,突然想起这就是小黎之前的参赛作品(之前有追看一些,但忘光光了,让我慢慢看回去
9 o. a3 c  k3 ~# k2 c
" s( y/ I: B5 T看了简介有些错愕,莫非曼陀罗和董哥的故事还要纠缠三生三世
. C$ q1 z8 |9 d0 O9 {+ h" {, f& t; M+ Q# _0 W! m! l$ c  O
子郎还在,女主角换薇儿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13:49:38 | 显示全部楼层
Moo Moo 发表于 2018-1-9 13:45
: }: I: W4 z8 G& U, q% e+ C给批次(彼此)做伴?

7 A7 `# I' d5 e$ F' I8 i彼此作伴这句有错误吗?呃,我找不到……
发表于 2018-1-9 13:54:52 | 显示全部楼层
黎子阙 发表于 2018-1-9 13:49
0 F2 I7 N. H. ]+ Y彼此作伴这句有错误吗?呃,我找不到……

0 v% I4 h4 J7 i本不该相遇的两人每回轮回都会相遇,相爱却无法白头偕老。一切只因为那一段该死的宿命。瞪了三世,相遇了三世,最终只能在黄泉路上给批次(应该是彼此?)作伴。: u& {8 H' I8 N" E1 G/ y
* Z: n" u3 p/ M7 \5 n" H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14:16:33 | 显示全部楼层
Moo Moo 发表于 2018-1-9 13:47
; a0 s7 B- a& E! V好惊喜啊是曼陀罗续集,突然想起这就是小黎之前的参赛作品(之前有追看一些,但忘光光了,让我慢慢看回去{: ...
9 Q+ y# M! T" k* q
简体版的是昨天晚上修改后的版本,一些词句修改过了。不知道是不是累了,没怎么看见错字就发上来了。是不是三生三世还是还有第四世就不知道了。谢谢支持。
发表于 2018-1-9 17:5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来占位了~
8 O. W) d9 h; E2 I$ t; \% P. y真的想牛牛哥说的那样,曼陀罗的续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進來坐坐吧

本版积分规则

赞一赞,身体赞赞哒~ 记得来这里支持和关注我们唷~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用戶指南|www.moshuikafei.com  

GMT+8, 2019-3-19 15:59 , Processed in 0.089483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